新葡亰496net > 新葡亰496net >

青海印象:行走丹噶尔

  这也许和潜在的心境有关,有时,一路转来,总会看到一些让自己心动的事物、画面,这样的时候,就会不由自主拍下它,有时,心却出奇的静,对四周的环境、人物、显现在面前的各种有可能的画面无动于衷,没有一丝冲动。

  每每出门总会挎着相机背着镜头,时间一久,相机和镜头几乎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偶尔要忘了背着它们,总会觉得少了点什么。就像眼镜,若什么时候忘了戴,就会觉得忐忑。 真不知有没有必要对自己解释。既是不拍照,依然日复一日的背着它,感觉其实也挺好。

  去丹噶尔城,心里并没有会拍到什么满意画面的期望,但相机还是照旧背在了身上。原本就知道丹噶尔城是近几年湟源县斥重资新建的古迹,而自己往往对人为建造的古迹向来没有热情,从打算去丹噶尔城的那刻起,自己心里已经预计到,不会拍到什么新奇的事物。

  到达县城,逛到丹噶尔古城,又从古城出来,吃完午饭,再穿过县城,走到县城最西端的长途客车站,一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随意地按动快门,偶尔也将看到的,觉得凑合的画面通过取景框比较认真的拍了下来。

  站在长途客车站等车,看到前面一辆客车坐满了人,司机却不知去了哪里,车还没有启动。就在这时,我眼前突然一亮:在坐满了人还没有启动的那辆客车的最后一个窗前,一个小男孩瞪着他好奇的眼睛在向外张望。

  风尘仆仆的长途客车,车窗中向外张望的孩子,这是自己久久盼望的一副画面,也是久久藏在自己心里的一幅画面。

  我立刻打开机子,将镜头对准孩子张望的窗口。我知道,以我和孩子之间的距离拍摄,距离有点远,我怕孩子缩回去,便一边按动快门,一边慢慢向他靠近。

  拍了几张,不出所料,孩子将身子缩进了客车里,但我心中还是有一种预感,孩子还会探出头来。等了两分钟,果然,孩子好奇地又将他的小脸探了出来,这时,我已经离他很近了,我赶紧按动快门,两三分钟后孩子又缩回了客车里。

  这时有人嚷嚷,司机上车了,车门马上要开了,我本能的关了相机,紧走几步又走回了客车门前。我知道,刚刚拍的照片,从孩子的动作、表情来说,肯定有一张还是不错的,但遗憾的是没拍到更让人激动的画面。

  我心里想,就按孩子的好奇心来说,他肯定还会从客车窗口探出来向外张望,我犹豫着想,换不换镜头,换了长焦,既是孩子看着镜头对着他,因为离得远,他也不会感到不安。

  就在自己犹豫的这几分钟里,孩子又一次探出脸来,这次,他将自己的脸靠在客车的椅背上,对着我只露出半个脸,一只眼睛来,这时,我突然就明白了,其实我一直在寻找,在等待的就是这幅画面,这个镜头,但为时已晚矣,我还没来及拿起相机,他又一次的缩了回去。

  而后,我对自己说,就是让家人先走,自己坐下一辆车那又是什么难事?而自己就在这关键时刻没有及时做出果断的决定,而让一个几乎等了半辈子的镜头与自己擦肩而过。

  载着孩子的那辆车终于启动了,冒着黑烟慢慢远去,我们等待的车也打开了车门,一阵手忙脚乱的乱抢,我们一家九口人,人人有了座位,而且刚才在车门口等待的所有人,上车之后才发现,人人都能有座坐。

  车慢慢启动了,走走停停到处拉人,开始觉得刚才的事让特别遗憾,但再想,又不觉得遗憾了,拍到的画面虽然不是想像中最极致的画面,也是很不错的。

  从丹噶尔城回来已经有一些日子了,照片下到电脑里,打开细细看过,不觉有些许惊喜,没有像自己预期的那样悲观,就自己来看至少有十二三张相当不错的片子,这在今年,也算是第一次有这么大的收获。

  其中的几张片子,当时是将机子或放在怀里,或扛在肩上盲拍的,就其画面来看,要是正儿八经的端着机子拍,那画面肯定再平常不过了,恰恰因为是随意将机子拿着盲拍,歪打正着,就有了不同的视角效果,看上去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视角显现。

  其实有些时候,不要刻意的,只是随意的到处走走,随手拍拍,偶然间也许你就会获得出其不意的惊喜。